智能路灯,智慧路灯,智慧照明,智能智慧灯杆,城市智慧合杆,扬州昕诺飞
智能路灯

袁隆平在海南的最后時光

发布日期:2021-11-27 22:12   来源:未知   阅读:

  2015年3月22日,袁隆平在三亞亞龍灣隆平高科南繁基地查看新品種雜交水稻生長情況。 記者 武威 攝

  2015年3月22日,在三亞亞龍灣隆平高科南繁基地,袁隆平與一位工作人員交流。記者 武威 攝

  5月23日上午,在湖南省長沙市明陽山殯儀館,湖南雜交水稻研究中心研究員、第三代雜交水稻項目主持人李新奇再次向心中最敬愛的“90后”作出承諾,“袁老師您放心,我們會繼續努力,力爭在兩年內完成您定下的雜交水稻雙季畝產3000斤攻關和雜交水稻單季畝產1200公斤攻關目標,並將其推廣開來。”

  淚水模糊了李新奇的雙眼,曾經在醫院裡跟袁隆平院士相處的點滴再次浮現在他腦海中。“昨天10時許,我在病床旁向他匯報了雜交稻最新進展,袁老師看著我,眨了眨眼,在生命的最后時光,他最牽挂的依然是雜交稻。”李新奇說。

  在“雜交水稻之父”、中國工程院院士、“共和國勛章”獲得者袁隆平91歲生命裡,雜交水稻是他付出心血最多、也最牽挂的大事。為了培育出高產雜交水稻品種,袁老與海南結下了不解之緣。

  這兩年,袁隆平的身體狀況大不如前,從2020年下半年開始,他的身體狀態愈發欠佳。但是,2020年12月3日,位於三亞的國家雜交水稻工程技術研究中心海南基地(以下簡稱基地),還是再次出現了袁隆平的身影。

  “袁老師今年南繁季來三亞的時間比往年早,雜交水稻雙季畝產3000斤攻關項目在三亞首次進行,他放心不下。”湖南雜交水稻研究中心駐海南試驗站副站長張展透露,相關方面已經准備條件更好的住所,但袁隆平下了飛機就直奔科研基地,這裡有他心系的稻田和同事,開展工作相對便利﹔醫生希望他入院治療調理,但他堅持住在基地,邊工作、邊治療。

  袁隆平的房間位於基地二樓,客廳、臥室、廚房、衛生間格局緊湊。屋內設施簡朴,一張飯桌、一套沙發、一台電子琴、電視配著電視櫃,就是客廳全部的家具,兩張世界地圖是屋內僅有的裝飾。

  臥室的木頭桌上,零星放著多個藥瓶。書桌上物品最為豐富,依次擺放著他常用的計算器、台燈、放大鏡、老花鏡、手電筒、筆筒,多本水稻國際研究資料堆放在桌角處,口袋書“英漢小詞典”因經常翻閱,卷起了書角。

  “雖然身體大不如前,但他依然管不住那邁向稻田的腿,收不住那向著水稻的心。”張展介紹,袁隆平一般9時起床后就開始工作,聽稻田種植匯報、交流技術攻關、部署攻關方案,甚至還會去試驗田看看﹔晚上除了唱歌等娛樂活動,也忙工作,想辦法讓他23時前休息成為大家心照不宣的默契。

  從上世紀60年代開始陸續建成的基地院子,袁隆平在此工作生活了53年。從以往在基地各處健步如飛,到如今去往多處需輪椅代步,時光在飛逝,唯一不變的,是他對“人就像種子,要做一粒好種子”初心的堅守。

  讓中國碗裡裝滿中國糧,“好種子”要發揮作用。對雜交水稻工作,袁隆平一直親自管、盯得緊、抓得細。

  2020年12月20日,全國雜交水稻雙季畝產3000斤項目啟動會在三亞召開,全國范圍內可能實現“雙季畝產3000斤”目標的地區,派出相關人員參會。袁隆平堅持帶病參會,最終親自確定了20多個試驗點。其中,在海南選擇了三亞水稻國家公園、崖州區壩頭村等6個試驗示范點,每個示范片面積30畝到40畝。

  2021年1月,袁隆平又組織召開雜交稻高產攻關工作會議,會上他詳細分析當前的攻關項目,布置2021年全國各地的攻關計劃,提出力爭實現每公頃畝產新突破。

  雖然高產攻關“路線圖”已繪就,考慮到種植過程中的各種細節,袁隆平還是有操不完的心。

  2020年12月28日,三亞水稻國家公園30畝試驗示范點開始播種。隨后,其他幾個示范點的超級雜交水稻也陸續播種。“在雜交稻生長的不同時期,袁老師都會仔細過問,12月播種后,他會關心秧苗長勢,隨后他會了解試驗田的病虫害情況,水稻抽穗后,他非常關心穗粒大小,因為這些直接影響產量。”和袁隆平居住在一棟樓內,湖南雜交水稻研究中心栽培生理生態室主任李建武需要經常回答他各種種植情況方面的問題,“中午12點,晚上8點到9點,經常接到袁老師電話,天氣情況有變、栽培管理方法調整……他都會及時考慮到,時刻想著的都是水稻、是產量。”

  到田裡去,這是袁隆平對基地年輕人的要求,也是他自己堅持了一輩子的習慣。雖然行動已不便,但在海南最后的125天裡,他依然心向稻田。

  “以往袁老師每天都會下田觀察水稻生長情況,今年因為身體原因無法高頻率下田,他就在基地拿起顯微鏡研究水稻種子,做記錄,有時仍然堅持要去田裡看看,大家雖然擔心,但都了解他的習慣,隻能默默做好保障工作。”張展說。

  袁隆平是位細心的長者,為了讓大家寬心,他常幽默地說:“在田野裡工作,呼吸新鮮空氣,晒太陽不缺鈣呢,有利於身體健康。”

  袁隆平的忙碌狀態,在2021年3月10日上午,摁下了暫停鍵。因為意外摔倒,他不得不前往醫院接受治療。

  漫長的治療時光,牽絆住了袁隆平前往稻田的腳步,卻無法管住他那顆關注稻田的心。

  袁隆平住院治療期間,李新奇多次被叫到病房裡匯報進展。“隻要身體情況允許,袁老師就要見基地人員,每個高產攻關項目具體的進展都要及時向他匯報,如果我們做得不好,他還會表示不滿。”李新奇說,盡管身處病榻,袁隆平仍想著提高水稻產量,將優質高產的水稻品種在世界范圍內更多區域推廣。

  “袁老師在病房裡不分白天黑夜,隻要精神好,他就會細致地布置高產攻關方面生產面積、種子調配、技術指導、產量預測等工作,他邊說我邊記,過后還要給他反饋,一些細小的數字差錯他都能聽出來。入院之初,他每天關注天氣變化,聽到是高溫天氣,就會擔心水稻長勢和成熟情況。”張展說。

  天道酬勤。2021年5月9日,在今年全國最早測產的點、三亞首次開展雜交水稻雙季畝產3000斤攻關項目的國家水稻公園,專家們選取3個地塊同時進行收割、打谷,匯總后按照高產創建產量公式計算,最終測產結果為:試驗的“超優千號”經受住了去冬今春海南低溫寡照帶來的不利影響,平均畝產1004.83公斤,比設計預測畝產量900公斤多了100余公斤。也就是說,今年9月到10月,這塊試驗區的晚造水稻平均畝產隻需突破495.17公斤就可實現攻關目標。

  “4月20日,團隊曾對試驗區進行數據調查,聽到匯報后,他高興地說‘很好、肯定能突破’。后來獲悉測產數據后,袁老師鼓勵我們再接再厲,在第三系雜交水稻、耐鹽鹼水稻的項目攻關、技術突破、推廣示范方面取得更大成績。”李新奇說。

  2021年4月6日,在多方科學評估后,袁隆平即將啟程返湘繼續接受治療。“那一晚,袁老師徹夜未眠,他反復地詢問回家的情況、科研的安排,我們能感受到他那急迫的心情,希望能再為雜交稻做些事。”張展說。

  次日上午10時許,袁隆平搭乘飛機離開了他奮斗了一輩子的科研熱土,誰也沒曾想到,這一別竟是永遠。

  在袁隆平長期工作生活的基地裡,他的題字“發展雜交水稻,造福世界人民”格外醒目。半個世紀的稻田守望,袁隆平刷新了一個個高產紀錄,讓中國人牢牢端穩中國碗﹔留下了184項專利技術,為中國種業發展再添動力。“禾下乘涼、讓天下人都吃飽飯”的朴素夢想,由他開啟,也必將激勵一代代人接續奮斗下去。

  ——2013年4月,袁隆平參加博鰲亞洲論壇年會時接受海南日報記者採訪時說

  “雜交水稻的成功,一半的功勞應該歸功於南繁。因為南繁,超級稻畝產700公斤、800公斤、900公斤連續取得突破,時間至少提前10年。”

  “海南陸地面積少,它雖不是國家重要的糧倉,卻是國家寶貴的種子庫。在國家糧食安全體系中,海南的作用就是為糧食生產提供優良新品種。”

  ——2014年11月,袁隆平在參加第七屆海南省科技論壇時接受海南日報記者採訪時說

  “海南是南繁的黃金寶地。一般搞一個品種要八個世代,一年一個世代就需要八年。但在三亞,優越的溫光資源,冬季還可以種一季,所以三年就可以完成八個世代。”曝魔兽改主意愿留守一年 挪窝成韩语翻译招聘_韩语招聘_人才网-外语人才网